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中國亮麗經濟的背後 必須留意的勞動議題
The labor issues behind China's strong economy need special attention
戴肇洋 [第3491期 2021-04-26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依據稍早之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所公布報告指出,由於部分國家加速施打新冠肺炎疫苗,以及美國政府推出大型紓困及振興法案,使得全球經濟前景轉趨樂觀,不論是先進國家或新興市場經濟都將有不錯的表現,因此大幅上調今、明年全球經濟增長預估,從去年12月所預估的4.2%與3.7%,分別上調至5.6%與4.0%。其中,除了美國經濟加速復甦之外,特別注意的是,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估將會達到7.8%,明年則是4.9%。

毋庸置疑,過去三年以來,中國雖面對中美貿易爭端危機、新型冠狀肺炎疫情衝擊,但在經濟上仍然呈現相當亮麗表現,例如: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消費市場,以及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外國直接投資國家。不過,中國在經濟表現亮麗的同時,卻又無法忽略內部所存在的許多挑戰,這些包括: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之脫鈎、國企與民企政策資源之競爭、勞動市場供需失衡、經濟增長果實分配不均等問題。由於這些問題並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而且不是隨着經濟持續增長之後可以消弭。其中,筆者認為最該留意的是,近年以來中國勞動市場所呈現的需求萎縮、供給結構失衡及基本工資過度飆漲等相關問題所帶來的隱憂,更是不容小覷。

 

勞動供需失衡
困擾就業市場


先從需求萎縮問題來說,依據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所公布的資料統計顯示,2020年中國勞動市場隨着經濟表現呈現頗亮麗的數據,全年城鎮新增就業1186萬人、城鎮調查失業僅有5.6%。雖這些數據優於官方所預估與設定的目標,但官方同時預估,2021年城鎮新增需要安排就業勞動人力,至少1500萬人以上,較去年的就業需求增加300多萬人。由此顯示,勞動供需失衡問題恐將困擾今年中國就業市場,一旦整體勞動市場需求無法配合,勢必讓今年的就業情勢更為嚴峻。

其實,從中國國家統計局2月公布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可以發現,雖景氣仍然在擴張的50.6,但其中從業人員指數,卻已連續第10個月呈現收縮狀況(50以下),而且2月數據創下一年以來新低48.1。此意味着,雖中國整體景氣持續復甦,但歷經中美貿易爭端之後,外在經營環境開始呈現急劇變化;尤其是在受到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影響之下,數位傳輸逐漸取代傳統工作模式,使得企業對未來人力需求前景的評估更加謹慎保守。亦即就業市場在這些訊息暈染下,不論是大型或中小企業正在規劃縮減或調整從業人員規模,藉以降低生產成本,反映今年中國就業市場已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

 
▲近年來,陜西省安康市積極承接中東部產業轉移,大力引進環境友好、用工密集型企業,在保護生態的同時,滿足新增城鎮人口的就業需求。圖為3月15日,在安康市高新區一家電子終端產品企業車間內,工人在包裝電子產品。(新華社圖片)


基層勞工缺口
專業人才不足


再就供給結構失衡問題來看,雖中國就業市場勞動供給充沛,但最近許多地方再度呈現“招工難”、“用工荒”現象,亦即就業市場供需無法配合所形成的結構矛盾日益嚴重。依據大陸媒體報道,儘管許多企業提供較新冠肺炎疫情前提高接近兩成薪資,卻又不易招到基層勞工,甚至部分老闆在市場附近重要街道旁舉着招牌,等候被應徵的勞工“挑選”。此一現象,不但在製造業大省的廣東,而且在北京、山東、浙江等製造業較多之地區,皆是面對基層勞工短缺之苦,此與改革開放初期的老闆“篩選”勞工之狀況,不可同日而語。此外,隨着中國產業結構不斷轉型升級,卻又無法供給相對所需要的專業人才,使得高端製造業或新型服務業面對特殊技術及跨域創新專業人才缺口困境,呈現企業招工不易與專業人才缺口同時存在的現象。

換句話說,2020年下半年度之後,全球重要國家製造業仍然深陷新冠肺炎疫情陰霾籠罩之下,中國製造業景氣積極克服疫情干擾,呈現明顯復甦現象,甚至可以藉此機會擺脫中美貿易爭端以來脱鈎斷鏈、產業外移衝擊,重返“世界工廠”地位。然而,中國在“人口紅利”結束後近年以來不斷擴大已干擾中國製造業發展的缺工問題,並未隨着疫情緩和獲致解決,而是更加惡化。此外,隨着中國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相對高端製造業或新型服務業卻又存在特殊技術人才及跨域創新人才缺口,這些問題除了影響中國從“製造大國”轉型為“製造強國”之外,無疑嚴重阻礙產業結構升級轉型,甚至衝擊長期經濟增長。

事實而言,千禧年代之後,中國勞工因權益受損和加薪要求而引發爭端事件此起彼落。尤其從2008年元旦開始上路的“勞動合同法”,已成為造成中國勞資關係變化的關鍵;亦即在“勞動合同法”實施後,資方逐漸從強勢轉為弱勢的一方。此外,加上勞工基本工資不斷上揚和“五險一金”福利措施等壓力接踵而來,雖然勞方受到更多法律保障,但資方則是在無形中增加許多勞動成本。

另一方面,隨着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民眾所得的不斷增加,在加速推動產業升級轉型和擴大內需政策,服務業佔整體經濟總量的比重不斷提高,加上年輕族群勞動價值觀念之蛻變下,促進勞動市場逐漸從製造業轉向至“消費服務業”傾斜不歸之路,尤其餐飲、娛樂和觀光、休閒等消費服務業已成為就業市場的寵兒,導致高階製造業特殊技術專業人才及“生產服務業”跨域創新專業人才缺口問題逐漸形成隱憂。

上述基層勞工缺乏與專業人才不足問題,除了受到勞動相關法規或勞動價值觀念影響之外,其最為重要的關鍵因素是人口結構變化。亦即中國在長期實施一胎化政策下,少子化問題日益嚴重。依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出生率僅有1.048%,創下70年以來新低,2020年登記新生嬰兒又比2019年減少170多萬人,出生率可能已經跌破1%。換句話說,由於“人口紅利”逐漸消失,2019年勞動人口減少89萬人,已經是連續八年下降的現象,使得勞動人口快速老化,按照中國中央財經大學2020年所公布的報告顯示,中國勞動人口平均年齡已經從1985年的32.2歲,提高至2018年的38.4歲。

不可否認,中國勞動市場呈現“重服務輕製造”變化,是有其長期的趨勢和短期的因素使然。若以前者來看,隨着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帶動所得不斷增加,促進民眾開始注重生活品質更優先於加班賺錢;尤其傳統製造業工作環境普遍較差、作業單調、工時偏長、管理嚴格,加上工廠大多位在郊外工業區域,生活機能薄弱,根本難以吸引年輕族群前往就業。比較之下,服務業上班時間相對自由、工時彈性,下班時間可以享受更多休閒、娛樂,而且工作地點多半位在城市鬧區,即便薪資可能較低,仍然可以吸引許多年輕族群投入就業;特別是從20至40歲的勞動市場,這個傾向更加明顯。至於後者而言,則是隨着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干擾,中國各地實施嚴格防疫管制措施,阻斷許多勞工返回工廠意願,轉而留在故鄉另覓工作,更讓製造業基層勞工缺口問題雪上加霜。

 

▲近年來,位於河北省邯鄲市冀南新區的邯鄲職教城以就業市場需求為導向,積極優化職業教育結構和布局,不斷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打造特色現代職業教育示範區。圖為4月19日,邯鄲職教城老師指導學生操作機電一體化自動生產線。(新華社圖片)


基本工資過度飆漲
恐挫傷經濟復甦力道


然而,更加無法忽略的是基本工資過度飆漲問題。由於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上控制得宜,雖經濟今年可望回歸常態增長軌道,但在如此“破繭而出”良好格局達致之同時,今年以來勞工薪資水平正在呈現“飆漲”趨勢。探究其癥結,是在部分省市最新所公布的基本工資(最低工資)漲幅偏高,例如:江西、黑龍江、陝西三省公布調漲2021年基本工資標準,其漲幅從8%至10%;其中,江西“一類區域”調漲幅度更是超過10%。除此之外,吉林、天津、四川成都等省市,亦是已經表示比肩已公布基本工資標準之省分調漲今年基本工資,此一動向恐將更進一步暈染擴大延伸至其他省份。

很顯然地,中國許多省市因為了彌補去年勞工基本工資標準凍漲差額,而大幅調漲今年基本工資。若這種做法成為潮流,則恐將因快速帶動中國整體勞工薪資水平上揚,而挫傷今年中國經濟復甦力道。也就是說,去年中國經濟受到疫情衝擊影響,全部省市幾乎全面凍漲基本工資;今年由於官方對疫情之控制有所把握,經濟展望更是相對樂觀,所以帶動許多省市醞釀調漲基本工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公布的調漲幅度,皆都超過中國國務院所訂定的今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6%。

不過,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的多寡之真正考驗將會落在下半年度。一般而言,GDP年增幅度是最方便的參考指標,檢視今年上半年度GDP增長,是在去年同期因受到新冠疫情肆虐而造成基期偏低比較之下,極易呈現亮麗增長數據;相對之下,來到今年下半年度,若要和去年同期已解封、復工的中國經濟表現之比較,則就不太容易有亮麗的GDP增長幅度。如此之下,勢必影響企業大幅調漲勞工薪資條件,亦即今年中國基本工資是否適宜大幅調漲,至少須待今年下半年度始能看見真章。因此,如果基本工資在上半年度採取較高標準政策,難保不會在下半年度成為拖累經濟增長因素之一;尤其最近以來全球正面對着通膨陰霾,一旦觸發恐將帶動中國物價上揚,其影響層面甚廣,不可不慎。

無論如何,今年是中國所實施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的開局之年,其目標是在高度強調“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亦即這個綱要,是要讓中國晉身製造業及服務業強國,達到全面推進民生福祉的重要憑藉。若按照綱要基本思路,則在政策上應該是要先行全面提升企業發展活力、優化整體經濟質量,藉以創造新的附加價值回饋民生。

整體而言,如何解決近年以來所存在的基層勞工與專業人才缺口問題,是中國產業結構是否蛻變的關鍵;畢竟,上從高階管理和研發人才,下至技術或生產作業勞工,人力資源將會是促進產業結構升級轉型最為重要的一環。此外,則是如何避免基本工資調漲太快、太猛,否則將會因帶動整體勞工薪資上揚誘因,而不利企業控制成本,最後不但不利綱要的貫徹落實,而且可能波及經濟之增長規劃。此意味着,勞工薪資水平理應反映經濟發展成果,其基本工資調漲應該循序漸進,藉以追求“勞資兩利”,進而促進整體經濟持續增長。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93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网站地图 金巴黎彩票网客户端下载直营网 金巴黎彩票网开户直营网 吉祥博官方网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私网代理 申博网上娱乐充值 申博太阳城官方客户端 申博管理网网址
四季彩开户直营网 世爵游戏登陆平台直营网 678彩票上海11选5 河南福彩网QQ分分彩
澳门巴黎人娱乐场直营网 彩29彩票网平台直营网 彩29彩票网平台登录直营网 全红彩票直营网
吉祥博下载直营网 爱彩网注册直营网 吉祥博注册直营网 彩29彩票网注册直营网
S618F.COM 188TGP.COM XSB2222.COM 678XTD.COM 967SUN.COM
XSB438.COM 8LHS.COM 300xsb.com 557sj.com 833TGP.COM
222TGP.COM 1112938.COM 186ib.com 985ib.com ex138.com
487SUN.COM 8DCS.COM 98jbs.com 81s8.com S618U.COM